校对北京时间
  首页 >  摩托骑闻

深圳外国顽童的另类生活——骑摩托车冒险 历经多个省市


  

 

正如甘庭萱所说,Winston一有空就会“骑摩托车到偏远的地方”,他称之为“冒险”。骑摩托车是Winston在南非就有的爱好,来到深圳,生活逐渐安稳下来后,Winston重新拾起这份爱好——他买了自己的摩托车,早期的几个视频,几乎都跟摩托车有关。他几乎每年都会进行一次摩托车冒险。

近两年,Winston跟同是YouTube视频制作者的外国人Cmilk组成了新的摩托车冒险组合“Churchill”,还在深圳附近的城市惠州创建了同名摩托车工作室。最近他们刚为Churchill开通全新的YouTube频道,专门记录他们和摩托车的故事。

一路上用视频跟大家分享见闻

“Cmilk最早是我的视频订阅者,他住在惠州。看了我的视频之后,他觉得自己也要拍些视频,于是找到我,聊过之后发现我们对摩托车有着共同的爱好,就一起成立了摩托车工作室。”Winston说,他们的摩托车工作室不以盈利为目的,“我们帮朋友改装他们的车,也在这儿改装自己的车,这是爱好的事情,不是钱的事情。”Winston为自己打造了一个独特的摩托车帽子,上面贴着他骑行过的中国省份或城市的名字。

最近,Winston的摩托车帽上又多了湖南、广西、贵州、云南这几个省份。他和Cmilk设计了一条途经惠州、丹霞山、乳源、南岭森林公园、永州、江华、龙胜、独峒乡、都匀、黔南、黔西南、建水、元阳、昆明的骑行路线,并打算为这次冒险拍摄纪录片。在网上招到一名司机,带上两名摄影师,租了几台设备和一辆车,他们就踏上了为期15天的冒险之旅。

“我在贵州的一个村庄里,村里人用他们自己酿的米酒来招待我们。噢,这酒真烈,我有点受不了。”

“我们来到了一座小山上,这里有个被人废弃的小木屋,虽然四面通风,至少可以避雨,今晚我们要睡在里面了,明天见!”

“糟糕的一天,我们租来的设备放在车里,被人偷走了,我们大概得赔一万多人民币的租金。”

一路上,Winston几乎每天都会上传视频,跟大家分享他们的见闻。虽然滚过泥塘、睡过野外、丢过设备,但提起这段旅程,Winston还是回味不已,“那些地方真的很美!天很蓝,云也很白,虽然有的地方是贫穷的,但那里的人们对我们很好,最后一天在昆明的海埂公园,不少粉丝还来跟我见面了。”他说,这段旅程的纪录片很快就会播出。

虽然去过许多地方,Winston最喜欢的城市还是深圳。“我应该不会去别的城市长期生活了。”在深圳将近10年,他渐渐找到了自己的生活节奏。现在,他有一份用来“养家糊口”的英文培训工作,有自己的摩托车工作室,视频制作也从不间断。除此之外,他还找到了一个漂亮的中国女朋友。

融入深圳的外国顽童

12月8日,回到深圳的Winston在海上世界又组织了一次线下聚会。只提前一天在youtube上发出聚会邀请,就有近百名粉丝报名参加。当天下午七点,Winston穿着整齐的西装等候在聚会场地,向每一位到达的粉丝问好。稍作寒暄之后,Winston向粉丝们播放了这部西南冒险之旅纪录片的预告片。

“Winston就像一个充满好奇心的顽童,带着梦想去冒险”。看完纪录片,下班后专门从公司赶来见Winston的男生棠棠说,他在五年前第一次看到Winston的视频,“当时我在美国留学,听说有个专门介绍深圳的老外在Youtube上很火,一搜才知道他就是Winston。他的视频让我们这些当时在外的学子看了特别想家。看到有个外国人把深圳当做自己家一样融入,感觉还挺好的。”棠棠说。

“我是看了你的视频才来到深圳的!” 刚来深圳不久的新西兰小伙子Smith一见到Winston就激动地说,“你在视频里把深圳介绍得太详细了,就算没到过深圳的人也会对深圳感兴趣。就算现在已经来到深圳,我也还是一期不落地看你的视频,看看你又发现什么有趣的事。”Smith说,Winston曾经在视频里提到过的地方,几乎就是他来到深圳之后的活动轨迹。

另一名参加聚会的中国女生是近两年才在优酷上看到Winston的视频,出于对视频制作者的好奇,她搜索到Winston的微博和脸书,时常跟Winston在网络上互动,“他是真正融入了深圳。他能很流利地说普通话,甚至能看懂一些中文,尽管会把‘吉祥’读成‘吉羊’。他理解中国的酒桌文化,对自己遇到的一切不习惯的地方都不排斥,而是试着去理解和包容。每次别人围观他的改装摩托车,问他价钱,他都知道这是中国式的询问,只是好奇,不代表冒犯。他还跑去‘肯乐基’买咖啡,这挺搞笑的。”笑了一下,这名女生总结道:“但这都不妨碍我喜欢这个生活在深圳的外国人。”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