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对北京时间
  首页 >  摩托骑闻

6年间他用摩托带晕车的父亲 走过十几万公里


  



“那是我小时候,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在43岁的何红涛心里,父亲几乎是自己的全部。为了满足75岁的父亲渴望旅游的心愿,何红涛6年来每逢假期就带他出游。因父亲晕车,何红涛就用一辆摩托车当交通工具,行程已达十几万公里。

骑着摩托车,带父亲走过十几万公里

何遂立与何红涛父子住在洛龙区李楼镇向阳村。家里除了必备的生活物品,几乎没有任何装饰。可走进何遂立老人的房间,里面“别有洞天”——除了门,三面墙壁全都贴满了照片,其中不少还被精心修饰并放大。

“这个是2009年国庆节在西安火车站,那时候还是用胶卷相机;这个是在安徽黄山,看这迎客松,多威风!”何遂立指着这些照片,如数家珍。

何红涛曾做过十几年小本生意,2008年,他丢掉秤砣,穿起工装,成为河南省北方永盛摩托车有限公司的一名工人。和以前早出晚归的生活相比,他有了固定的假期,也萌生了带父亲旅游的想法。

“我爸一辈子和土地打交道,总想外出旅游。趁他腿脚还利索,我带他看看外面的世界。”何红涛说。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没出过远门的父亲严重晕车:坐大巴晕,坐小轿车晕,在车上待10分钟就难受得不得了。最终,他改装了一辆摩托车,载着老父亲看世界。

从周边嵩县、栾川等县的景区开始,何红涛一路带着父亲游览过陕西、山西、河北、安徽等多个省份的名胜古迹,涉及范围近1/3个中国,行程十几万公里,仅车胎就用坏了3条。

 一本本旅游日记,承载着儿子对父亲的爱

因何红涛平时要上班,父子俩旅游的时间都在假期。一次次旅行,都被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程度的何红涛详细记录了下来,沿途拍照留念。

“红涛带我出去从来不商量,头天晚上让我收拾东西,第二天就出门了,不去都不中,他一直叨叨,走吧,走吧!”何遂立笑着向记者“抱怨”。

春节前,放了年假的何红涛载着父亲又出发了,这次他们的目的地是北京。

在“进入山西,距晋城46公里”的路牌下,何遂立穿着皮袄,戴着头盔,倚车而笑,何红涛写道:“2014年1月28日7:47,十大弯,八小弯,看老父亲笑得多阳光。”



1月30日,参观完天安门广场,何红涛在照片旁记录:“老人想去哪儿,我就带他上哪儿,不能留下遗憾。”

遇到名胜古迹,何红涛会将景点介绍和传说一并记下来。他希望以后父亲翻看时,有更多美好的回忆。

“天天晚上伴着父亲的呼噜入眠,觉得那不但不是噪声,反而听起来很美妙……旅途很艰苦,但是我心里很踏实。” 洛阳晚报记者翻看着一本本日记,何红涛对父亲的爱跃然纸上。

6年间,从未让父亲“受委屈”

轻装上阵,是何遂立父子旅游的习惯。平时两人总住小旅社,最便宜的一晚上只收10元钱,最贵的也不过50元。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