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对北京时间
  首页 >  摩托骑闻

84岁驴友 骑着摩托游四方


  

    鹤发童颜、银须飘逸、精神矍铄是张席儒给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我今年84岁了,很多人都猜不到!”说着,老人掏出自己的身份证,上面显示出生年份为1928年。“骑到九十,活到一百!”老人声音洪亮。

    红黑相间的骑行运动服,头戴骑行帽,张席儒老人通常以这种形象出现在骑行路上。他喜欢骑摩托车旅行,还有一群年过半百的队友,他们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前不久,他和队友骑摩托车去了趟广安。

  1989年退休后,张席儒与骑游结缘,并加入了雅安老年骑游四队,那时他们的“坐骑”还只是自行车。“我平时特别爱运动,骑上自行车的那一刻,我就觉得这将成为我后半生的全部。”张席儒告诉记者,当时队里仅有18名成员。靠一辆自行车,一个背包,他跟着队友们全省各地到处跑。由于体力原因,2008年,他们将自行车换成了摩托车。

  4年的骑行经历和较强的组织领导能力,队友们一致推荐张席儒为队长。“队长主要负责日常的活动组织,外出活动时,也要负责给大家探路和引路。”

  给一群老年骑游队员当队长可不轻松,每次外出骑行,张席儒就容易失眠,直到将队友安全带回家,他悬着的心才会放下来。如果因保障和应急措施不到位而出现意外,作为组织者的张席儒也得为此而承担相应的责任。因此,每次骑游活动对张席儒来说都是一次充满风险的经历。

  很尽力 开会协商大家满意

  骑游活动不仅让老人们锻炼了身体,更让他们陶冶了情操。每次骑游活动前,张席儒都会和大家一起把骑游线路考察设计好,做好安全骑行的准备。

  张席儒是一个不怕得罪人的人,有事讲在前面。他说,一个团队出行,相互之间产生矛盾或者意见不统一是很正常的。他们解决这些矛盾的办法,就是每10天开一次会,重大决定由大家一起协商,最后少数服从多数。让每个人满意他做不到,让大多数人满意他就知足了。

  前不久,张席儒和30多位队友一起向广安出发了。整整花了8天时间,他们经过了20多个市县。在骑行过程中,张席儒作为队长,牵挂着每一个队员的安全,还要考虑下一个行动步骤是否正确。队伍中安排了领队员、修车员、安全员,一旦前行的人车速过快,或先过了绿灯,后面的队员被红灯拦下了,就要用对讲机通知前方队伍速度放缓,待后面队员跟上后再继续保持队形前进。就这样,整支队伍不但安全骑游,还为家乡的宣传出了力。

  张席儒说,长途骑行是一门技术活,有相关的规定对队员加以限制。比如,骑友必须按照事先确定的顺序骑行;前后车之间保持10至20米的车距;骑行中不能接打手机、收发信息、戴耳机听音乐或抽烟等;必须遵守“串联”队形,禁止“并联”、左右摇摆和S形骑法等等。所有这一切,只有每个队员认真执行了,才能保证骑行的顺利和大家的安全。

  很团结 互敬互爱亲如一家

  “团队精神是一个骑游团体的灵魂,如果一个团队里的大多数队员都只想着自己,那么这个团队要么很难完成骑游计划,要么影响到整个团队的骑行安全!”张席儒说。

  在张席儒看来,骑游其实是非常艰苦的,会有很多不可预知的情况或意外发生,相互帮助和照顾是对每个队员最基本的要求,团队精神是骑游安全的首要前提。

  “队友们都把骑游队当成一个大家庭,大家互相关心、互相帮助。”队员张开仁说:“骑游中,队友们前后照应,谁的车胎破了,马上就有人帮助解决。队友之间谈笑风生,亲如兄弟姐妹。”

  唐礼芬在一次旅途中不小心弄伤了脚,虽然并不严重,但是队友们给她的照顾让她感动得热泪盈眶。

  “我们这个集体特别有人情味儿。”队友们纷纷表示。

  “骑游是将骑车健身与旅游观光有机结合在一起,既增强了体质,又陶冶了情操、开阔了视野。在骑游过程中,大家相互帮助,相互关心,充分体现了集体主义精神,所有骑游的老人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健康快乐的群体。”张席儒说。

  很快乐 自选路线经济实惠

  张席儒一点不显老,他声若洪钟,神采奕奕。他说,这是骑行带给他的。

  骑游队的宗旨是“和谐、团结、快乐、安全”。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