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对北京时间
  首页 >  摩托骑闻

黑非洲女子摩托帮遇到过的奇异经历


   最近,一名来自英国的女记者凯蒂·卡什曼(KatieCashman)只身前往非洲国家肯尼亚进行采访,在那里,她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街上有很多骑着摩托车的骑手,当他们摘下头盔,其中很多竟然是女骑手,于是她在街头找到了几个女子摩托车俱乐部,走进了这群黑色旋风车手。

女记者凯蒂·卡什曼探寻非洲女骑手:

黑非洲女子摩托帮遇到过的奇异经历

近几年,女性摩托车俱乐部在肯尼亚各地纷纷成立,就像男性摩托爱好者一样,这群女车手对摩托车一见倾心,以至于无法想象在日常生活中没有摩托车的生活。当地至少出现了五家俱乐部,包括Throtle Queens、Piki Dada、Heels of Steel和油墨姐妹会等等。

黑非洲女子摩托帮遇到过的奇异经历

这些女车手来自不同的行业,包括微生物学家、律师、社会工作者和农民,她们平时并不生活在一个城市,正是对摩托车的热爱使这些骑手走到了一起。这是一个在全球范围能都能引起共鸣的话题,摩托车富有极大的魅力,不分国界,不分性别。

黑非洲女子摩托帮遇到过的奇异经历

就像许多骑摩托车的人一样,这些骑手中的许多人参加这项运动是因为他们感兴趣,能够一直坚持下去是因为他们热爱这项运动,不管会出现什么困难。
摩托车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它可以将这么多不同背景的人聚集在一起,不管我们有什么其他的不同之处,仅仅因为大家都喜欢这一件事。在内罗毕地区臭名昭著的红色土路,是这些女车手非常热衷挑战的一条道路,路况恶劣,充满艰辛。
油墨姐妹会最近完成了从首都内罗毕到Loitokitok镇的270公里的旅程。他们的黑色皮靴,夹克和头盔让她们能够自在滴踏上这条臭名昭著危险红土道路。

黑非洲女子摩托帮遇到过的奇异经历

佩雷斯·梅塔(上图),一位农民和农场管理员,两年前开始筹划创办油墨姐妹会,目的是将那些热爱骑摩托车的妇女联合起来,并帮助她们维护自身的权力。这个摩托帮起源于内罗毕的摩托车培训学校,许多女人在那里学习骑行,目前已经有46个成员。油墨姐妹会的名字更像是一个比喻:“油墨是我们用来讲述骑行故事的东西,而不是因为我们都有纹身。
梅塔骑着一辆本田Hero Karizma ZMR 223cc,身材矮小,但极富领导才能,令人敬佩,被戏称为“花生皇后”(Empress Peanut)。梅塔是在看了2010年美国电视剧“尼基塔”(Nikita)之后,开始爱上摩托车的。片中的尼基塔(李美琪)穿着全黑色的皮衣,骑着摩托车的形象深深的震撼了她。

黑非洲女子摩托帮遇到过的奇异经历

摩托车在斯瓦希里语中被称为“皮基斯”,是内罗毕常见的交通工具。摩托出租车,也被称为“博达”,也充斥着整个城市,但在男性的世界中,很多司机因不安全驾驶、骚扰路过的妇女而使得摩托车这项运动在当地声名狼藉(类似于我们国内的鬼火少年)。

黑非洲女子摩托帮遇到过的奇异经历

黑非洲女子摩托帮遇到过的奇异经历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