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对北京时间
  首页 >  单车新闻

反兴奋剂研究称:用药豁免并不有助于赢得奥运奖牌


  

近日,一项新的反兴奋剂研究表明,因为TUE(治疗性用药豁免)使用违禁药物并不会有助于让你赢得奥运奖牌。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调查了TUE和奥运会成功之间的联系,发现两者之间“没有任何有意义的联系”。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通过研究2010年至2019年间各届夏季/冬季奥运会,希望研究出有用药豁免的运动员是否比没有用药豁免的运动员赢得更多奖牌。

在2011年至2013年期间,布拉德利•威金斯和其所以天空车队(现英力士车队)因TUE被指控“跨越了道德底线”,之后,允许运动员使用违禁药物治疗伤病的TUE的话题总是时不时被摆上台面讨论。

开展该研究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医学主任艾伦·韦尔内克博士表示:“在缺乏有效的运动员数据的情况下,人们一直在猜测有用药豁免的运动员参加精英体育比赛的百分比,以及与赢得奖牌之间的联系。奥运会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机会,以分析最高水平的体育运动与明确界定的运动员群体。”

“数据显示,在选定的奥运会上,持有TUE比赛(个人赛)的运动员人数不到百分之一。此外,分析表明,持TUE与赢得奖牌之间没有特定的关联。”

反兴奋剂机构向患有需要使用违禁药物治疗伤病的运动员发放TUE, WADA表示,只有经过“严格的审查程序”才能获得豁免。

运动员有权使用用药豁免,因为这涉及到个人健康。除了威金斯外,克里斯·弗鲁姆也是用过TUE的运动员之一,他曾在2013年和2014年严重的哮喘接受过治疗。

2016年,有5名英国运动员的WADA医疗记录被黑客泄露,其中包括弗鲁姆和威金斯。弗鲁姆表示这不是啥问题,因为他早已公开谈论过他使用TUE。

但泄露的信息还显示,威金斯在几场关键比赛前接受了三次注射强力皮质类固醇,以治疗花粉症,包括他赢得环法那年。之后,威金斯又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计时赛中赢得金牌。

在对反兴奋剂行为进行了两年的调查后,来自数字文化媒体和体育委员会(Digital, Culture, Media and Sport Committee)的议员们表示,天空车队使用类固醇已经越过了“道德底线”,许多人认为,TUE系统应该被禁止。

根据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研究,在2010年至2018年期间,有20139名运动员参加了夏季/冬季奥运会,共颁发了2062枚奖牌。有TUE的运动员占0.9%(即181人),而在2000枚奖牌中仅有21枚被授予给使用TUE的运动员。

韦尔内克博士说:“TUE计划是体育运动的必要组成部分,它允许有合法医疗条件的运动员在一个公平的环境中竞争。它得到了运动员、医生和反兴奋剂利益相关者的广泛认可,而且有一个严格的程序来避免滥用该系统。这项研究的结果提供了客观的数据,以消除围绕TUE的一些误解和疑虑。”


侧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