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对北京时间
  首页 >  赛事时讯

小国家 大英雄 卡拉帕斯的环意追梦路


  

一直以来,理查德-卡拉帕斯都在追梦的路上。作为米克尔-兰达的副将,他一同参加2019年环意。最终,为厄瓜多尔创造了历史,成为该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体育明星。这是一场有节制的进攻和冷静、战术清晰的比赛。当其他人的挑战逐渐殆尽时,卡拉帕斯不慌不忙地骑向胜利,他终于可以在非凡的维罗纳竞技场庆祝胜利了。让我们重回5月份那充满奇迹的环意赛场,感受卡拉帕斯的心路历程。以下是他的自述。

有一张我站在维罗纳竞技场舞台上的照片。我俯靠在自行车上,几乎像是在祈祷。我告诉你我是怎么想的吧。

时光回到童年,那时恳求妈妈让我骑自行车上学,她拒绝了。理由是我还小,驾驭不了“自行车”这辆庞然大物。

当我15岁的时候,某天胡安·卡洛斯·罗塞罗(厄尔多瓜著名车手)来到了学校,邀请学生们加入他的自行车俱乐部——我们60个人都参加了。

2013年,我赢得了人生中的首胜后,工作人员打电话告诉我,说胡安·卡洛斯·罗塞罗逝世了,我认为这是个玩笑,因为在一个半小时前,他才刚把我送下了车。随后,我赶去医院,希望会有奇迹发生。事实是,他再也没醒过来。那一刻,我明白了世事无常,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在眨眼之间改变。

这就是我低头看自行车时,这些想法在我脑海里闪过的。而我,眨眼间,也成为了环意的胜利者。

我来自一个文化教育程度差的国家,那里的人们被质疑所困扰。当我穿着粉衫的时候,每个人都认为我会摔车或发生其他事,因为厄瓜多尔人是不被看好的。

我知道我有一个很好的机会来证明去年在第四名和赛段上的胜利并不是靠运气,所以我做好了准备,就好像团队会为我工作一样。赛前,兰达的赛程被重新调整了,在环法之前参加环意。

我总是要为主将工作,而我从来没有当过,也没有和其他车手分享过主将,尤其是像兰达这样的车手。即便如此,我还是做好了准备,把它当作一个学习的机会,就好像要为自己一战。在赛前新闻发布会上,没有记者向我提任何问题。

家乡人都认为我不会赢。所以,当我开始输的时候,没什么好奇怪的。第一赛段个人计时赛我落后47秒;第二赛段,发生摔车和机械故障,仅获得第46名。我不介意计时赛,因为我不是这方面的能手,不过我认为我的状态很好。它向我证实了我有足够的勇气去争取领奖台。然而,在经历机械故障和摔车后,我可以感觉到领奖台像沙子一样从手指间滑落。

当我回旅馆时,打电话给妻子塔尼亚。她开导我,让我想起了去年环西的弗鲁姆。第二天我调整状态,继续比赛。

那天,在距离弗拉斯卡蒂的上坡终点600米处,我开始冲刺。我知道不可能在冲刺中击败凯勒布·尤安,但我想,如果我跑得远,我能做到。我估计这努力要持续一分钟。我开始进攻,直到冲过终点线才回头,赢了!前一天,我一直在浪费时间,现在我正在获得并赢得它。

米克尔·兰达比我浪费了更多的时间,我知道他会在Lago Serrù爬坡的过程中发起进攻。电视摩托车捕捉到了他的动作。虽然没有人看见我,但我几乎抓住并超过了他。赛段在2200米的高度结束,此前,我一直住在高海拔的地方,所以这对我一点影响都没有。

每个人都看着兰达、尼巴利和罗格利奇。我被对手和观众视而不见。我认为这影响了整个比赛。

那天晚上,Canyon品牌部的小伙来到了我们酒店,他在和我的机械师朋友托马斯聊天。当我走过他们身边时,我对托马斯说:“开始为我准备一辆粉红色的自行车,因为我们要穿粉衫了。”这虽是句玩笑话,他们都笑了,但我知道这是有可能发生的。

第二天,在还有28公里的时候,我发起了进攻,看谁能跟上来。到圣卡洛山顶还有3公里,我状态很好,而且骑得很快,在积分榜上领先了30秒。我估计他们下坡时能快15秒。在领先优势还剩25秒的情况下,我来到了一下个爬坡,最后的坡道非常适合我。这是一次快速的攀爬,我充分利用了这次机会。他们不可能想到我会争取到足够的时间来拿下粉衫。


侧栏导航